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9900-023

最新业绩

北京威动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中俊酒店管理有限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73民终3637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威动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大街**楼****。

  法定代表人:冯涛,执行董事兼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茂成,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思文,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北一街****1101v>

  法定代表人:耿晓华,副总裁。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欣,北京市融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莉华,女,1997年6月30日出生,北京市融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住河南省禹州市。

  一审被告:北京中俊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展览馆路**(德胜园区)>

  法定代表人:崔春婷,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金璐,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威动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威动公司)与被上诉人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爱奇艺公司)、一审被告北京中俊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俊酒店)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简称一审法院)作出的(2018)京0108民初58192号民事判决(简称一审判决),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威动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茂成、王思文,爱奇艺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郑欣,中俊酒店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金璐线上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威动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爱奇艺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或驳回爱奇艺公司的起诉。事实和理由:1.涉案电影《火锅英雄》的权属不明,爱奇艺公司主体不适格,无诉权或至少无独立诉权。2.一审法院认定威动公司与中俊酒店共同侵害了爱奇艺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证据不足,事实认定错误,中俊酒店的影片系统并非威动公司安装,一审法院并未查清涉案电影是否由威动公司提供;中俊酒店提交后又撤回的证据中,保定市云千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云千公司)是负责给中俊酒店提供播放器、服务器等设备的主体,其有能力且可能为中俊酒店提供了涉案院线系统或直接提供了涉案电影,中俊酒店撤回该证据以图将侵权责任推卸给威动公司;威动公司提供涉案电影有合法授权,不应认定为侵权行为。

  爱奇艺公司发表答辩意见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威动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中俊酒店发表陈述意见称:威动公司作为中俊酒店的影片销售方,应有所有的交易证据,但是在2018年起诉后威动公司从未提供过。一审中已经证明云千公司并非涉案电影的提供者,爱奇艺院线与爱奇艺公司并非相同主体。因此,不认可威动公司的上诉请求。

  爱奇艺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威动公司与中俊酒店共同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00万元(其中合理开支包括律师费3万元、公证费5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一、与涉案电影的权属有关的事实

  2016年3月14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颁发的电审故字[2016]第110号电影片公映许可证显示,涉案电影的出品单位为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工夫影业股份有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东申童画(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合一影业有限公司、海宁壹颗心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霍尔果斯青春光线影业有限公司、黑蚂蚁(上海)影业有限公司。

  2015年3月至2016年4月间,东申童画(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合一影业有限公司、海宁壹颗心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霍尔果斯青春光线影业有限公司、黑蚂蚁(上海)影业有限公司分别出具声明,明确涉案电影在全球范围内的全部著作权由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及其认可的合作方享有。

  2016年1月4日,工夫影业股份有限公司出具声明,明确涉案电影在全球范围内的全部著作权由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和拉萨群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其三方认可的合作方共同享有。

  2016年1月、3月,拉萨群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行权)和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分别出具授权书,将涉案电影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授权权利授予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享有,授权期限自授权书盖章之日起至影片享有法定著作权保护期限截止日止。

  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具授权书,将涉案电影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权利授予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授权期限为涉案电影自网络上线之日起十年。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出具授权书,将上述获得的权利授予爱奇艺公司,授权期限与其权利期限一致。

  2017年5月17日,上海市普陀公证处出具的(2017)沪普证经字第1717号公证书(简称第1717号公证书)记载,在公证处公证员的监督下,爱奇艺公司代理人将上述全部文件进行了复印,公证书所附复印件与代理人持有的原件相符。

  2016年5月4日,爱奇艺公司出具声明,称涉案电影于该日在其公司网站平台上线。此外,涉案电影片尾截图显示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由爱奇艺公司享有。

  威动公司及中俊酒店认可上述证据的形式真实性,但不认可爱奇艺公司享有涉案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威动公司及中俊酒店认为:1.涉案电影的片尾署名系影片方自行标注,声明系爱奇艺公司单方出具,均不具备证明效力;2.出具第1717号公证书的上海市普陀公证处对该公证书所公证内容不具有管辖权,公证书内容无效。为此,中俊酒店向上海市普陀公证处邮寄了撤销第1717号公证书的申请,并向法庭提交了邮单及签收凭证。本案审理过程中,中俊酒店表示已经收到上海市普陀公证处关于公证书不予撤销的答复。

  二、与被诉侵权行为有关的事实

  2018年5月30日,经爱奇艺公司申请,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公证员、公证员助理会同爱奇艺公司委托代理人共同来到北京市西城区展览馆路14号的“有戏电影酒店”,就爱奇艺公司委托代理人操作该酒店8601房间的机顶盒、投影仪点播相关影视作品的情况进行公证取证,据此出具的(2018)京长安内经证字第21796号公证书(简称第21796号公证书)载明:1.对酒店内的相关情况进行拍摄,门店招牌、酒店名片及房间设施上均有“有戏电影酒店”的名称,酒店悬挂的营业执照及138元的住宿费发票上显示的单位名称均为中俊酒店,房间内机顶盒上有“VIDON”Logo及“威动影院播放器型号:YB-2”“威动公司出品”等产品信息,并连接有网线。2.打开投影仪及机顶盒,投屏上先后显示“点播影院系统启动中”“威动影院系统威动公司”字样后进入“有戏电影酒店欢迎您”的主界面。操作遥控器点击主界面右下方的“看电影”进入电影点播界面,界面左上角和正上方分别有“VIDON”Logo和“有戏电影酒店欢迎您”字样,左侧有“筛选”“全部电影”“近期上映”“点播排行”“高分电影”等选项。点击“筛选”,将筛选条件中“类型”“地区”“年份”分别选择为“全部”“内地”“2016”,浏览筛选后显示的影片列表,点击“火锅英雄”进入涉案电影介绍界面,显示有导演、类型、年份、时长、国家、演员及详情等信息,点击右上角的“播放”按钮播放影片,拖动播放至片尾,整部影片均可正常播放。该公证书还就案外其他多部影片的取证过程进行了公证。

  爱奇艺公司主张威动公司及中俊酒店未经许可,在中俊酒店运营的“有戏电影酒店”中通过威动公司出品的影院系统提供了涉案电影的在线播放服务,共同侵害了爱奇艺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为此,爱奇艺公司还提交了:1.“有戏电影酒店”微信公众号截图打印件,在“品牌介绍”中有“客房就是私人影院”等宣传内容;2.入住“有戏电影酒店”的住客对该酒店内观影功能进行评价的截图打印件,并附有相关图片;3.威动公司官网网页打印件,显示威动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家庭影音解决方案及个人多媒体影音服务器的创新性科技企业,其产品威动播放器可播放威动服务器上的蓝光电影,并访问同局域网内的共享资源。4.威动公司微信公众号截图打印件,其上有威动点播影院系统及威动智能影库的介绍和宣传。

  威动公司及中俊酒店对第21796号公证书及打印件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均否认其行为构成侵权。中俊酒店认为涉案影院系统及电影片源均是由威动公司提供,威动公司则认为其仅提供了酒店内的机顶盒设备,涉案电影非其内置于机顶盒中,被诉侵权行为与其无关。

  三、与威动公司及中俊酒店的抗辩相关的事实

  为证明涉案电影系威动公司所提供,中俊酒店提交了如下证据:1.情况说明,其上记载中俊酒店的弱电整体解决方案由云千公司提供,包括监控系统、影音系统、程控电话系统、无线网系统、综合布线系统。其中影音系统中所使用的电影播放器(型号:YB-2)、威动8盘位服务器、影库管理系统、运营管理系统及片源均来自于威动公司。具体数量为电影播放器55台、威动8盘位服务器1台、影库管理系统1套、运营管理系统1套及片源数量若干。该说明落款处有云千公司盖章。2.威动公司与云千公司于2017年2月3日所订立的《威动影院系统经销协议》(简称经销协议)及出货单。经销协议中载明:威动影院系统是威动公司自主研发的适用于商业运营的私人影院、酒店或相关娱乐行业的本地高清视频点播及商业运营管理系统,核心产品包括威动影院服务器硬件、威动影院播放终端以及威动影院系统软件。云千公司向威动公司购买威动8盘位机架式服务器、威动播放终端(旗舰版YB-2)、影库管理系统等,威动公司向云千公司赠送1年期限的华数正版影片授权。云千公司需至少提前一周向威动公司提交相关影吧资料并申请开通专用账号,所需材料包括影吧名称、负责人姓名、联系电话、详细地址、影厅数量。云千公司支付全部费用且提交影吧资料后,威动公司为其开通威动影院专用账号。云千公司禁止用任何方式对威动影院系统涉及到的所有软件进行任何形式的破解或反编译,否则应向威动公司支付20万元违约金。软件在使用过程中需要联网为影片获取海报、简介、评分等重要数据,请务必保持服务器联网。出货单显示云千公司于2017年2月3日向威动公司购买1台威动8盘位服务器VN-808、54台威动播放终端旗舰版YB-2、8个4TBNAS专用硬盘、1套影库管理系统及1套运营管理系统。此外,中俊酒店结合第21796号公证书的截屏内容主张威动公司不仅提供了涉案电影片源,还通过设置目录、索引、排行、筛选的形式对影片进行推荐和介绍。中俊酒店仅为酒店运营方,且在收到本案起诉后已停止使用威动公司的服务,不存在侵权的主观过错。

  针对中俊酒店的抗辩,威动公司认可云千公司从事的是弱电集成服务,且技术上无法达到开发威动影院系统的水平,但其认为云千公司可以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使用U盘将影片拷贝到威动影院播放器中,故其主张涉案电影是云千公司提供。为此,其提交了:1.北京市信德公证处于2019年5月7日出具的(2019)京信德内经证字第00337号公证书(以下简称第337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将YB-2型号的“VIDON威动影院播放器”连接至公证处电视及网络,恢复出厂设置后使用U盘安装“威动影院客户端”,屏幕上显示“感谢您选用威动影院系统,威动影院系统使用非常简单,两步操作就能完成配置:1.连接威动影院服务器;2.给影厅命名”。随后使用U盘在公证处连网的电脑中安装“威动服务器”进行配置,输入账号和密码登录会员后选择电视屏幕下方的“看电影”图标,分别浏览“全部电影”“近期上映”“点播排行”“高分电影”“3D电影”“人气明星”等界面,均显示“该内容为空,请观赏其他内容”。将电脑中名为“MAH00038”的视频文件添加至威动服务器并重命名为“霍元甲”。“智能影库”页面出现“正在给‘智能影库’下载媒体信息,成功下载电影1、电视剧0”字样,“智能影库-电影”界面,显示有电影“霍元甲”及其海报,点击海报进入影片详情页,页面有影片导演、演员、简介等详细信息介绍。查看电视机中的“全部电影”“近期上映”界面,显示有电影“霍元甲”及其海报,选择影片后进入影片详情页,查看影片详情后点击“播放”按钮,实际播放内容与前述名称为“MAH00038”的视频文件内容一致。在电脑中将视频文件重命名为“流浪地球”,进入“威动影院”界面中的“智能影库”,原名为“霍元甲”的视频文件名称变为“流浪地球”,海报亦随之更改。查看电视机中相应内容,原电影“霍元甲”的名称及海报变为电影“流浪地球”的名称及海报。2.威动点播产品功能介绍视频光盘,显示威动公司提供的产品是一整套系统,硬件包含播放器、服务器、硬盘和交换机,单独的播放器无法实现点播功能,播放器内容的存储由服务器完成而非播放器,其他品牌的服务器也可以运行威动公司的管理系统,故无法证明涉案电影存储于威动公司的服务器上。此外,威动公司还提交了与中俊酒店提交的内容相同的经销协议及出货单。

  针对威动公司的上述证据,爱奇艺公司和中俊酒店对形式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威动播放器由威动公司控制,且第337号公证书与第21796号公证书所取证的情况不同,故不认可其证明目的。

  为证明其对著作权授权的重视,威动公司提交了其与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订立的《高清电影内容专区合作协议》、与上海百视通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订立的《战略合作协议》、与北京爱奇艺电影院线管理有限公司订立的《线下行业产品联合推广合作协议》(以下简称推广协议)。威动公司另认为推广协议能证明其与爱奇艺公司的关联公司之间有长期合作关系,即使法院认定涉案电影是威动公司所提供,其也拥有涉案电影的合法授权。爱奇艺公司和中俊酒店认为上述证据均与本案无关。

  此外,威动公司还提交了《国家电影局关于开展点播影院、点播院线试点工作的通知》《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电影点播院线审批服务指南》《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管理规定》的复印件,主张被诉侵权行为属于放映权的控制范围,非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爱奇艺公司表示威动公司未提交上述文件的原件,故不认可其真实性,且其认为第21796号公证书显示威动影院播放器连接了网线,经销协议中也明确记载在使用过程中需保持服务器联网,故本案被诉侵权行为属于信息网络侵权行为。中俊酒店亦明确表示涉案电影的播放需要联网。

  四、与主张的赔偿数额有关的事实

  爱奇艺公司主张涉案电影的市场价值极高,威动公司及中俊酒店的被诉侵权行为给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为此,爱奇艺公司提交了如下证据:

  1.时间戳认证,内容包括:(1)涉案电影的百度百科词条,显示涉案电影于2016年4月1日在中国内地上映,票房达3.7亿,是第40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开幕影片,并获得了多个奖项;(2)新浪娱乐2016年3月22日的报道,显示涉案电影作为第一开幕电影揭幕香港电影节;(3)网易娱乐2016年11月20日的报道,显示涉案电影自4月1日公映后累计票房达3亿多;(4)人民网2016年4月7日的报道,显示涉案电影上映以来票房口碑双线飘红,已破2亿票房大关;(5)腾讯娱乐2016年4月5日的报道,显示涉案电影三天票房总体报收1.47亿;(6)中国新闻网2016年3月21日的报道、网易娱乐2016年3月18日的报道,显示涉案电影入选第四十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开幕影片。

  2.2015年7月,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与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订立的《电影<火锅英雄>独家许可使用协议》,涉案电影的授权费为2300万元。

  3.2016年3月,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与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信息内容<奔爱>等非独家许可使用协议》,明确了涉案电影的非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授权期限和授权费用。

  中俊酒店对时间戳认证的形式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不能作为本案认定经济损失的依据,对两份协议的真实性认为无法核实且与本案无关。威动公司对上述证据的形式真实性均不持异议,但认为时间戳所认证的内容不能证明涉案电影的实际影响力,两份协议不具有参考价值。

  爱奇艺公司主张为本案支出了合理开支,并提交了金额为8000元的公证费发票一张。威动公司及中俊酒店对发票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无法证明是为本案所支出。

  上述事实,有爱奇艺公司提交的截图、公证书、时间戳认证、协议、网页打印件、声明、发票,中俊酒店提交的邮单、签收凭证、情况说明、经销协议、出货单,威动公司提交的协议、出货单、公证书、光盘、文件复印件及一审法院证据交换笔录、开庭笔录等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

  根据爱奇艺公司提交的涉案电影的片尾截图及相关授权的公证书,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能够证明爱奇艺公司享有涉案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本案诉讼。威动公司及中俊酒店虽不认可爱奇艺公司对涉案电影享有的权利,但未提交相反证据,一审法院依法确认爱奇艺公司有权提起本案诉讼。

  本案中,爱奇艺公司主张威动公司及中俊酒店未经许可,在中俊酒店运营的“有戏电影酒店”中通过威动公司出品的影院系统提供了涉案电影的在线播放服务,使公众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电影,共同侵害了爱奇艺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威动公司辩称被诉侵权行为非信息网络传播行为,但第21796号公证书中显示威动播放器上连接了网线,经销协议中亦有使用时需保证联网的提示,结合中俊酒店明确表示涉案电影的播放是在联网状态下,故一审法院认定被诉侵权行为属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对于威动公司的该项抗辩,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中俊酒店辩称涉案播放设备及影片均来源于威动公司,其不具有侵权的主观过错,一审法院认为,在案证据显示打开酒店内播放器后主界面上有“有戏电影酒店欢迎您”字样,且中俊酒店在对外宣传中突出了其酒店内的观影功能,故中俊酒店应当对其酒店设备中提供的影片是否享有合法授权负有审核义务,中俊酒店未经许可,直接在其酒店房间内提供了涉案电影的播放服务,构成对爱奇艺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

  威动公司辩称涉案电影由云千公司提供,被诉侵权行为与其无关。对此,一审法院结合以下情节进行认定:1.“有戏电影酒店”房间内机顶盒外观及打开后的界面上均有威动公司“VIDON”Logo及“威动公司”相关字样;2.威动公司官网宣传其是一家专注于家庭影音解决方案及个人多媒体影音服务器的创新性科技企业,其产品威动播放器可播放威动服务器上的蓝光电影;3.经销协议中约定云千公司向威动公司购买的产品包含威动服务器、播放终端、影库系统等,在云千公司提交影吧资料后,威动公司为其开通威动影院专用账号,且明确禁止云千公司对威动影院系统进行任何形式的破解,否则将承担违约责任;4.威动公司和中俊酒店均认可云千公司提供的是弱电集成服务,且中俊酒店明确表示涉案播放设备和影片内容均由威动公司提供;5.第337号公证书取证所使用的设备、播放系统及服务器均由威动公司所控制,且威动公司认可云千公司不具备相应的技术水平,故不足以证明云千公司确实通过该公证书中所使用的技术手段在威动播放器中拷入了涉案电影。综上,一审法院认为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威动影院系统中的涉案电影由云千公司提供,威动公司与中俊酒店共同侵害了爱奇艺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对威动公司的该项抗辩,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中俊酒店和威动公司应当对其侵权行为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爱奇艺公司要求中俊酒店和威动公司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赔偿损失的具体数额,因双方未能提交证据证明爱奇艺公司的实际损失或中俊酒店和威动公司的违法所得,故一审法院结合以下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损失数额:第一,中俊酒店将“有戏电影酒店”中电影点播功能作为酒店的主要特色,涉案侵权行为与其经营获利相关;第二,涉案侵权行为所持续时间已非涉案电影的热播期;第三,涉案侵权行为主要面向酒店住客,影响及传播范围相对较小。综合以上情节,一审法院认为爱奇艺公司主张的经济损失数额过高,一审法院依法酌定为40000元。

  对于爱奇艺公司主张的合理开支,其虽未提交相应的律师费票据,但考虑到本案中确有律师出庭,且其提交了公证费票据,一审法院将依法予以合理酌定,不再全额支持爱奇艺公司的主张。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北京中俊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被告北京威动科技有限公司共同赔偿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40000元及合理开支2000元;二、驳回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期间,威动公司提交了其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还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证据1,中俊酒店证据目录、弱电影音系统合同书、威动影院系统经销协议,该证据由中俊酒店先提交后来又撤回,根据证据目录内容可知,云千公司是负责给中俊酒店提供播放器、服务器等设备的主体,云千公司有能力且有可能为中俊酒店提供了涉案院线系统或直接提供了影片。证据2及3,电话录音,用以证明云千公司认可威动公司与酒店无直接合作,云千公司采购威动公司硬件产品后给酒店安装,酒店也可自行添加片源,威动公司无法控制,云千公司为本案必须进行共同诉讼的当事人,与本案具有法律上的直接利害关系,爱奇艺公司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涉案电影系威动公司提供,不能排除系中俊酒店、云千公司或其他第三方提供片源以供点播电影的可能性。证据4,追加被告申请书,威动公司向一审法院申请追加云千公司为本案被告,但一审法院并未追加,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证据5,追加第三人申请书,威动公司向一审法院申请追加云千公司为本案第三人,但一审法院并未追加,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证据6,调取证据申请书,威动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去中俊酒店现场勘验,查清服务器及影片的真实来源,但一审法院并未同意,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证据7,一审法院2018年11月19日的证据交换笔录,以及证据8,追加第三人申请书,以上证据用以证明中俊酒店在第一次证据交换中提出追加云千公司为第三人,且中俊酒店认为其与威动公司没有直接合作关系,涉案电影由云千公司提供,此后,中俊酒店再次申请追加云千公司为本案第三人,并承认其店内所有弱电整体解决方案及设备均由云千公司提供,可见中俊酒店也认为云千公司为本案必须进行共同诉讼的当事人,与本案具有法律上的直接利害关系,多次口头、书面向法院申请追加其为本案第三人。但一审法院并未追加,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证据9,一审法院2019年3月26日的证据交换笔录,证据10,一审法院2019年5月10日的证据交换笔录,以及证据11,一审法院2019年8月1日的证据交换笔录,以上证据用以证明一审法院对爱奇艺公司主体问题未做评述,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威动科技在质证意见及辩论意见中多次提出,不能排除酒店、保定云千或其他第三方提供服务器以供点播电影的可能性,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证据12,一审中爱奇艺公司提交的第1717号公证书及作品片尾署名截图,用以证明爱奇艺公司无信息网络传播权,无独立诉权。证据13,授权书,以及证据14,授权书,以上证据用以证明即使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所获得的授权为完整授权,在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从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获得的是专有许可的场景下,未经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另行特别许可,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对爱奇艺公司的专有许可也是无效的。证据15,威动系统软件视频操作说明,证明爱奇艺公司取证的涉案威动播放器对应的使用人账号于2017年10月6日注册,但是取证界面上显示为2018年的影片标签,因此账号注册后有人运营管理更新电影资源,而本案中中俊酒店被起诉后联系云千公司进行电影下线处理,因此威动公司并非涉案电影提供者。证据16,(2019)京0491民初38144号案件材料,该案中,经过核实,威动播放器在威动公司不知情也无法控制的情形下被酒店刷机,威动公司不承担责任,可见酒店方可以自行或授意任何人对播放器进行刷机。证据17,取证照片,2020年10月19日,威动公司实地调查发现中俊酒店仍在使用带有威动公司logo的播放器,但系统已经是第三方系统,证明威动公司并未提供涉案电影,也证明中俊酒店称已经更换播放器的陈述是虚假的,其多次虚假陈述,法院不应采信其任何陈述。

  爱奇艺公司对上述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证据1,不认可证明目的,该证据仅为当事人陈述,根据中俊酒店一审中提交的云千公司的《情况说明》,说明其仅提供弱电集成服务,中骏酒店中影音系统中使用有威动8盘位服务器等来自于威动公司,有理由相信威动公司通过其影音系统提供了涉案电影。证据2及证据3,不认可合法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证据4、证据5、证据7、证据8,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云千公司并非本案必要共同诉讼人,根据爱奇艺公司一审提交的证据已能够证明涉案作品的具体提供主体,无追加案外人云千公司的必要,一审法院不予追加有合理依据。证据6,不认可证明目的,威动公司2019年7月申请调取证据时,中俊酒店已不再使用威动公司的设备。证据9、证据10、证据11,证明目的不认可,一审查明及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证据12,不认可证明目的。证据13、证据14,不认可证明目的,授权书中明确约定权利为“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还包括“独家进行法律维权的权利以及上述所有权利的转授权”,故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转授权给爱奇艺公司的授权有合法依据。证据15,不认可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不能确定该演示管理软件与涉案侵权行为的关系。证据16,认可该证据取证情况的真实性,但不认可关联性及证明目的,该案涉及的侵权时间发生于本案之后;该案涉及的设备除了有“威动影院播放器”的标签,还有“有戏电影酒店展览路店”标签,与本案情况不同;此外,该案不涉及威动公司主张的刷机问题。证据17,认可照片的形式真实性,不认可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取证情况与本案不同,也不能体现所谓“播放影片的系统却是第三方系统”的主张。

  中俊酒店对上述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证据1,不认可证明目的,中俊酒店仅提交了证据目录,拟证明相关问题,中俊酒店不持有证据也未提交相关证据,不存在撤回问题,云千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明确了中俊酒店影音系统中的电影播放器及片源等均来自于威动公司。证据2、证据3,不认可真实性及证明目的,通话人员身份无法核实且通话内容与本案无关。证据4、证据5、证据6,不认可证明目的,认可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证据7、证据8,不认可证明目的,中俊酒店使用的影音系统从云千公司打包购买,具体来源无法确认,威动公司掌握所有交易信息及交易证据,但一直不予提供,应作出不利推定。证据9、证据10、证据11,证明目的不认可,中俊酒店认可一审判决,威动公司仅有猜测没有依据,也未提交证据证明云千公司有能力上传涉案电影。证据12、证据13、证据14,同一审期间已经发表的质证意见。证据15,不认可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能确定该证据中威动系统软件的形成时间、软件版本及与本案的关联性;威动公司为中俊酒店提供的设备包含涉案软件系统;中俊酒店工作人员不懂技术,无法操作或管理威动公司主张的内容;威动公司提供的中俊酒店的账号信息显示,该账号系统由威动公司控制,可以编辑和修改;威动公司作为软件系统与硬件产品的销售方,掌握所有交易信息,拒不提供。证据16,认可该案裁定书的真实性,不认可其他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案中中俊酒店使用的威动播放器、影音系统、服务器及影片片源均是威动公司提供。证据17,发票、照片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无法证明该消费记录与本案有关,照片的拍摄时间、场景及与本案的关联性均无法确认。

  二审期间,中俊酒店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证据1,威动公司官网发布的威动影院系统案例,案例共计22个。用以证明威动播放器、威动服务器及威动影音系统均是组合使用,威动影音客户端播放的是威动服务器内的资源。证据2,(2020)京73民申4号民事裁定书,证明威动公司的上诉请求应予驳回。证据3,威动公司在本案中提交的使用人账号信息,以及证据4,威动公司在(2019)京0491民初26707、26715、26720号案件中提交的使用人账号信息,用以证明账号系统由威动公司控制,威动公司在证据4所涉案件中的账号信息与威动公司本案提交证据的信息不同,存在编辑篡改。

  威动公司对上述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不认可证据1的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威动公司的经营模式包括两类,一是直接与终端合作,提供完整电影点播系统,此类合作中威动公司提供的片源均有合法来源,中俊酒店列举的证据为此类经营模式;二是剥离片源,向经销商单独销售威动公司硬件设备产品,此时威动公司播放器仅是播放设备。本案中,威动公司与中俊酒店没有合作,而是与云千公司签有销售协议,提供硬件设备产品,影片点播与威动公司无关。关于账号信息细微变化问题,系威动公司为管理需要屏蔽展示了与注册人姓名不相关的字符,不能改变威动播放器注册的管理人是云千公司员工的事实,威动公司不存在篡改的行为。

  爱奇艺公司对上述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认可中俊酒店提交的证据材料。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结合各方当事人的陈述,本案争议焦点为:一、爱奇艺公司是否为本案适格原告;二、威动公司是否直接提供了涉案电影。

  一、爱奇艺公司是否为本案适格原告

  2016年3月14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出具了涉案电影的《电影片公映许可证》,显示出品单位为: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工夫影业股份有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东申童画(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合一影业有限公司、海宁壹颗心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霍尔果斯青春光线影业有限公司、黑蚂蚁(上海)影业有限公司。摄制单位同上。

  涉案电影的片头字幕显示出品单位为: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工夫影业股份有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和和(上海)影业股份公司、霍尔果斯青春光线影业有限公司;联合出品单位为:东申童画(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一影业有限公司、海宁壹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黑蚂蚁(上海)影业有限公司。

  涉案电影的片尾字幕显示: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由爱奇艺公司享有。著作权由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工夫影业股份有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享有。

  在作品、表演、制品上以通常方式署名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推定为该作品、表演、制品的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据的除外。

  《电影片公映许可证》是国家行政机关对电影进行实质审查的行政许可,只有获得《电影片公映许可证》的电影才能进行发行、放映,《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可以作为确定著作权人的证据。但是,在《电影片公映许可证》与电影中显示的著作权人存在差异时,《电影片公映许可证》不具有推翻在电影上署名的效力。如果证书中载明的主体与电影上署名的权利主体不同,电影上署名的主体为权利人。

  本案中,涉案电影的片尾明确载明了著作权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人,因此,本院确认,涉案电影的著作权由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工夫影业股份有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享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由爱奇艺公司享有。

  威动公司认为,涉案电影出品方对爱奇艺公司的授权文件中,出现了拉萨群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该公司仅授权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单独的发行权利,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所获授权最多是独家授权,且不包含信息网络传播权,进而可以推导出爱奇艺公司并无信息网络传播权。此外,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仅获得专有许可的情形下,未经另行许可,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对爱奇艺公司的专有许可无效。

  对此,本院认为,一方面,根据涉案电影的署名,爱奇艺公司享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可以以自己的名义起诉。另一方面,以授权链条看,涉案电影的著作权人工夫影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16年1月4日出具的《声明》中记载著作权由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拉萨群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其认可的合作方共同享有。涉案电影的著作权人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出具的《授权书》中记载,将涉案电影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授权权利授予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享有,授权期限自授权书盖章之日起至影片享有法定著作权保护期限截止日止。拉萨群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2016年1月4日出具的《授权书》中记载,将涉案电影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的发行权利单独授予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此处所指发行权的范围,不同于我国《著作权法》中所指的发行权,《授权书》中明确约定了发行权是指通过发行、复制、展示、播放或其他任何方式向公众提供的权利,包括在线(包括但不限于互联网的网络广播、视频流)、其他新媒体等的发行及维权权利。可见,拉萨群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将涉案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予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授权期限自授权书盖章之日起至影片享有法定著作权保护期限截止日止。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有权将其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进行授权,并不存在权利瑕疵。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向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授权书》中,授权内容是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且包括“独家进行法律维权的权利以及上述所有权利的转授权”。《授权书》中明确约定,“独家”是指除另有约定外,包括授权人在内的任何被授权人之外的其他人均不得行使上述权利。因此,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将涉案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予爱奇艺公司并不存在权利瑕疵。爱奇艺公司的上述权利链条完整,应予认可。

  综上,爱奇艺公司享有涉案电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有权提起诉讼。威动公司的主张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二、威动公司是否直接提供了涉案电影

  根据现有证据,在中俊酒店运营的“有戏电影酒店”中通过威动公司出品的影院系统提供了涉案电影的在线播放服务,使公众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电影。

  威动公司主张,涉案电影由云千公司提供,被诉侵权行为与其无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了相关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但网络服务提供者能够证明其仅提供网络服务,且无过错的,人民法院不应认定为构成侵权。

  爱奇艺公司提交的证据显示中俊酒店内播放器页面及机顶盒外观含有“威动公司”字样,打开机顶盒后,投屏显示了“威动影院系统威动公司”字样,电影点播画面左上角和正上方分别有“VIDON”Logo和“有戏电影酒店欢迎您”字样。一审法院同时考虑了如下因素:威动公司的宣传中表示其威动播放器可以播放威动服务器上的蓝光电影;经销协议中约定云千公司与威动公司的分工,威动影院账号由威动公司为云千公司开通,且禁止云千公司的破解;中俊酒店明确表示播放设备及内容均由威动公司提供。因此,现有证据已经初步证明威动公司存在侵权行为。

  威动公司如欲有效抗辩应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威动公司提交的现有证据无法指向云千公司为侵权主体,威动公司所称云千公司“有能力”“可能”通过刷机或其他手段,向公众提供涉案电影,仅系其推测,因此,不能认为威动公司已经完成举证义务。在现有证据已经达到高度盖然性标准且威动公司未提交充分反证予以证明的情况下,侵权事实可以查明,一审法院未追加保定云千公司为本案当事人并无不当。至于威动公司关于一审法院未去中俊酒店勘验,以至未查清涉案影片来源及服务器的主张,因该证据不属于人民法院依职权主动收集证据的范围,一审法院未予以主动调查收集并无不当。综上,本院认为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威动影院系统中的涉案电影由云千公司提供,威动公司提供了涉案电影。

  威动公司主张,其提供涉案电影获得了授权,故并未侵权。对此,本院认为,威动公司提交的推广协议中,授权方为北京爱奇艺电影院线管理有限公司,与爱奇艺公司并非同一主体,且协议约定中并不含有本案涉案影片,故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因此,威动公司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本院认定威动公司与中俊酒店共同侵害了爱奇艺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一审法院认定正确,应予维持。

  中俊酒店和威动公司应当对其侵权行为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因爱奇艺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明爱奇艺公司的实际损失或中俊酒店和威动公司的违法所得,一审法院综合涉案侵权行为的具体类型、涉案电影的具体情况等因素,酌情确定的经济损失并无不当。一审法院酌定的合理开支亦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威动公司的上诉理由并无充分的证据支持,其上诉主张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50元,由北京威动科技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冯 刚

  审 判 员  崔宇航

  审 判 员  章 瑾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  汪 舟

  书 记 员  郑 帅

COPYRIGHT © 2004-2021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63410号-6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4164号    技术支持:一法网络